他的父亲我的父亲

作者: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我和父亲之间曾经的代沟是无以填平,但是后来的一些细节让我深深的感觉到了父爱的无声,父爱的伟大。父亲行动的一点一滴都在感染着我,促进着我,让我在性格等方面独树一帜。父亲的离去曾给了我沉痛的打击,现在的我已经基本走出阴影,开始了自己崭新的生活。也许这是我写给父亲的赞歌,也许这是我对父亲深深的回忆,也许这里更是父爱最完美的表现形式。

他的父亲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需要经常到外地出差,学霸妈妈忙着她的注师考试,所以我和来城市照顾我的奶奶感情笃深。相较之下,一直生活在农村的爷爷,和我的接触少之又少,就仅仅是每年过年回老家的那两天。印象中的爷爷话不多,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能记住每一位家人的生日和年龄,吃饭之前总要先喝一碗白酒,非常疼爱包括我在内的孙辈几乎有求必应。

几年前,爷爷病危过一次。那时我还没毕业,寒假回家马上赶到医院去探望爷爷,当时他已经昏迷好几天了,我在床边喊了好几声阿公,他都没有任何反应。据说住院这段时间,因为临近春节,刚做完手术躺在重症病房的爷爷闹着要回老家过年,滴水不沾,身体越来越虚弱。后来那位和父亲熟识的主治医生说这么下去恐怕是不行了,潜台词是,趁现在还有心跳,赶紧拉回老家吧。那次,全家人都作了最坏的打算,老家连棺木都已经准备好了,爷爷就这么输着液,拖着几罐氧气瓶被抬上车,从医院直奔老家。也许是嗅到老家的地气还是怎么的,原本奄奄一息的爷爷逐渐好转并醒了过来,这简直是个奇迹。

往后的这几年,我一有时间也会跟爸爸一起回老家看看爷爷奶奶,因为我意识到,我和他们,是见一次少一次了,所以我更迫不及待地学好老家的方言,尽量能和他们聊多几句。

直到去年六月。

爸爸接到电话后回老家已经两天了,就在那个我原以为只是普通的一个周六的早上,我还给爸爸打了电话问爷爷的情况,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疲惫,只是说情况没好转。挂了电话我还乐观地认为这次也会和前几次那样是虚惊一场最终会转危为安的,那天傍晚爸爸就打来电话让我和妈妈马上回老家一趟。

回到老家还没进门就听到姑妈婶婶们的哭声,院子里黑压压的一片全是那些见过或没见过的亲戚,我缓缓地来到爷爷的房间,和我的阿公作最后的道别。

奶奶坐在最角落的那间屋子里看上去并不难过,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早些时候她看到家里来了很多人,忍不住好奇走到爷爷的房间看个究竟,知道真相后也哭了好一会儿,但这几年患了老年痴呆症的她,转身就忘了刚才发生的事,甚至出了门口还问别人在这房里面躺那儿盖着的人是谁。

之后姑妈领我到正厅一旁铺着稻草的地板上坐下,然后看到了一旁披麻戴孝的爸爸目光呆滞一语不发,心里也跟着难过起来。

为了不让外人知道这件事,爸爸也没请丧假,那个周末处理完爷爷的后事之后,他就回来继续正常上班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我知道他心里是非常难过的,爷爷可是他的天啊。

“爸爸,儿子想您!"
   杰无数次在心里疯狂地吼着这句话,撕碎了每个漆黑的夜空!
   爸爸,却再也听不到了!而爸爸那双锉一样的大手,却好像总在牵着杰的小手。
   杰从记事的时候,就讨厌父亲,除了骂他就是打他,不就是把隔壁的玻璃打碎么,给人按上一块不就结了,就因为你穷,赔不起,打我就能 赔得起么?哼,因为你窝囊,妈妈跟别人跑了,害的杰三岁就没了娘。
   杰闯祸的时候,街坊们都骂杰是有娘生没娘教的混世魔。
   好赖把技校念下来了,学校的门槛,都要被父亲踩烂了。
   杰很聪明,师傅肚里那点玩意,不到半年就被杰掏空了,杰做出的齿轮,真的挑不出毛病。第二个月发工资,竟然超过了老工人,这似乎得罪了刚子,刚子争强好胜,杰偏不买他的帐。
   杰二十九岁了,同龄的哥们都结婚了,因为杰家里穷,买不起房子,没有上门提亲的,倒是师傅的女儿,好像对杰有意思。
   一天傍晚,师傅提着一瓶酒来到家里,和父亲达成了共识,让杰入赘,他能在市区给杰买套两居室,房产证上可以写杰的名字,条件是生男生女都随他家姓氏,父亲居然答应了。
   杰恨父亲。
   父亲无奈的老脸上,刀刻似得纹更深了,每个孤独的夜晚,低度酒是他的伴侣。
   杰很少回家,媳妇却经常带着儿子回家给父亲洗洗床单被套和衣服。媳妇告诉杰,父亲好像生病了,咳个不停,杰不耐烦的说没事。
   儿子三岁那年,师傅过世了,杰做着儿子应该做的一切,披麻戴孝,摔碎火盆的那一刻,杰感觉自己骨子里的雄性激素也被烧没了,师傅碑上刻的孙子的字样,像把刀子剜着杰的心,那是他的儿子,凭什么!
   他对父亲的恨,更深了。
   但是他更加努力地工作,他要挣钱养家,他要儿子因为他而骄傲。
   但是,杰开始酗酒了,温顺的妻子,奈何不了他,她知道杰心里的结。
   夜很深了,虽是深秋,因了酒精的作用,杰却周身发热。街边法国梧桐的叶子,在霓虹闪烁中,飘摇而下,西北风,像肖邦的曲,奏不出杰此时的忧伤。师傅和父亲,是同龄,杰居然想到了父亲,朝着家的方向,杰站住了,父亲浑浊的眼,好像在看着杰。他妈的,这景致,就是那么不搭调。
   媳妇给公公买了过冬的棉衣,买了猪头肉,带着儿子,又回来看公公了。
   “爸,想和您商量个事。”
   “啥事,你和杰商量着就行,我什么都不懂。”
   “您看,我爸也没了,还是给孩子把姓改过来吧,毕竟是您的骨肉。”
   “咱不能办那背信弃义的事,亲家虽然走了,可在天上看着呢。”
   父亲由于激动么,一阵剧咳。
   车间主任退休了,杰和刚子是竞争对象,厂长单独找杰谈话了,刚子像头狮子一样,在车间内咆哮,一脚把刚喝完的酒瓶踢碎。
   “一个上门女婿,生个儿子有什么用,还不得姓人家的姓,窝囊废!”
   杰就在此时踏进了车间,“窝囊废”三个字像颗炸弹一样,把他的脑子炸开了,顺势抄起了门旁的铁钳。
   父亲好久没看到杰了,杰从结完婚,再也没叫自己一声爸爸。昨晚他做了个梦,都是杰小时候的事。
   杰发烧了,父亲连鞋都没顾得上穿,抱着小火球一样的杰就往医院跑,到镇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再晚一会儿,就危险了。父亲的脚全是血,他一点不知道疼,抱着杰,眼泪落在杰的小脸上,心却很疼!
   父亲来到车间,兜里装着一张存折,是他这几年从牙缝里攒下的,伍仟陆佰捌拾贰元,孙子要上幼儿园了,学费很高的。
   刚子满嘴的酒气,你个窝囊废,老子收拾不了你!
   钢棍落下的那一刻,父亲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瘦小的身子把杰推了出去,脑门瞬间血崩......
   所有的恩怨,凝固在那一刻。
   杰给父亲买了一瓶五粮液,跪在坟前,儿子也和他并排跪着,给爷爷添着酒,一杯一杯......
   “爸爸,您看爷爷在笑。”
   杰抹了一把眼泪,朦胧中,父亲好像真的在笑,那脸,像极了这捧菊。
   杰搂过儿子,把头贴在冰凉的墓碑上,却分明感受到了父亲的脸是那么温暖!
   妻子自作主张,让工匠在墓碑下方刻上了“孙子,周天”的字样。
   三个“周”字赫然在名字前面,那么显眼。
   八九点钟的太阳,暖暖的,山坡上的树,草,泛着金光。
   妻子看着那幅父子相拥的画面,眼泪飞了!

图片 1

据零碎的回忆、乡里人家以及长辈和亲友的介绍,特做粗糙的处理以此来将我和我的父亲以文字的形式呈现给大家,也算是尽一个人间普通儿子对父亲亲切的回忆罢!从此,“父亲”不是一个传统的名词,而是影响我一生的元素,更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我的父亲

我从来不认为我爸爸是一位好父亲,他的棍棒教育给我留下很深的童年阴影,做错事打我就不计较了,没做错事但不顺他意也要被打,还不许哭不然打得更厉害,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恨得牙痒痒的。他也不是一位好丈夫,他就是网络上被喷出翔再碾压一万遍都死不足惜的那类凤凰男,有着这个群体的所有缺点,在我还没出娘胎已得知我是个女孩的时候,他就已经对我母亲撂下恨话说“这个不打掉的话以后就别旨意我以后对你好了”,他果然不是在恐吓并且付诸实践,但我觉得,他对我妈不好和我的性别无关,是其本性自私使然。

但我不能否认他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儿子,他对他父亲的迁就,几乎到了盲从的地步(天涯上太多这种血淋淋的例子了),也因此,包括爷爷奶奶大小叔叔婶婶堂兄弟姐妹们在内的那个大家庭的生活重担,就压在我爸爸一个人的肩上,顺带也连累我妈妈,更甚的是叔叔们还会轮番作死,每当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时爷爷就以绝食威胁我爸爸为他们擦屁股。我的三口之家虽然从来都谈不上艰苦,但的确是一直过着和家庭收入不成正比的生活,也给年幼的我带来无限的负能量,一种对原本血浓于水的亲人难以名状的厌恶感。

我以前一直很羡慕其他小伙伴,为什么别人家的爸爸那么好,后来长大以后,我慢慢不再那么怨恨爸爸了,他依旧对外是好好先生对内是刻薄毒舌,但我学会了接受每个人的不完美,更何况这个赋予我生命并养育我的至亲,他不是我理想的父亲,事实上我也没做到符合他理想中女儿的样子不是。

毕业的时候我问他,我去外地工作怎么样,他马上拉下脸来,斜眼瞪着我说,养你那么大你就不要爸爸妈妈啦?第一次感觉自己在他心目中原来还是有那么点地位的,这是在跟我撒娇的意思吗?

这几年我总能从妈妈和别人的谈话中知道些我从来不知道的往事细节,例如我中学时,爸爸经常要妈妈和他一起在我下晚修后埋伏在学校周围跟踪我,几次后妈妈就不愿再跟他一起做这种事了,听到真相作为当事人的我真的相当无语,但因为时代久远也不好追究什么,只能把他的这些行为强硬地理解为关心我。

他最近一直嚷嚷,今年退休之后就回老家种菜,但我觉得像他那么懒的人,还是在家玩他的蜘蛛纸牌算了吧。

他身体健康,我就心满意足了,因为他就是我的天啊。

自从被冠以此名

特此在清明癸巳蛇年清明节前夕发表,愿父亲在天国能安息!

您就豪情万丈

前记

上天赋予您绝对的权威

我的故乡在大别山南麓,那里土地并不是很肥沃,但是却有着我县西大门和大别山建材城的美称。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不足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绝大部分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这里的人们善良忠实,都过着平凡老百姓那最平凡的生活!

同时也有男人的蜕变成长

我的父亲就在这片土地上走完了自己52年的光景……

初见我您欣喜若狂

我的父亲出生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955年,正值社会百废待兴之时,又恰巧碰上了“大跃进”以至于后来的“三年自然灾害”。当时父亲兄妹四人以及我的爷爷奶奶,家庭生活相当拮据,更何谈碰上了雪上加霜的“三年自然灾害”?大家都在挖野菜、剥树皮,像村里的那几颗椿树都被弄的光秃秃的,一片叶子也看不到,实在没的吃的大家就都吃观音土,吃得人上吐下泻,当然我的父亲也在其中。父亲生前的时候经常在我们耳边念叨的就是5岁的那年差点被饿死,那是垃圾坑里的一只死鸡救了他,其实父亲并不愿意说这些的,只是不愿意看到我们比较挑食、不能吃苦罢了。

爱我是您原始的本性

爷爷给我讲也跟我提起过,当时在大建人民公社,全村人一起吃大锅饭的时候,我父亲是一个得力的干将,每天都能给家里增加好几个工分。但那时也正是适龄上学的时候,父亲为什么只读了几天的书一直到他去世的时候都还没告诉过我真相,但是后来听爷爷和我姑姑略微提起过,我想的是父亲不说也有他自己的原因吧。所以后来任何人的相关言语我也就没有完全放在心上。以至于父亲的童年也就是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里度过的。

父亲父亲

接下来的就是“文革十年浩劫”中,我三个叔叔相继出生,当时孩子生的多大概也是响应了毛主席的那句话,“大搞人民公社,人多力量大”罢,但是众多孩子的抚养以及教育方面却成了一个极大的难题。因为我父亲没读书,所以家里里里外外很多事情就是我父亲和两个姑姑承担的,而当时我二姑是一个小队长,管着好几十号人的生产劳动,所以每天挑水、劈柴、烧饭、蒸红薯只要是力所能及的都会主动去做,只有这样叔叔他们放学回来才会有香喷喷的红薯吃。我爷爷一直都说最喜欢的是我父亲,大概这就是其中的原因吧。

我是您明天的希望

父亲到了十四岁的时候,爷爷托人找了一个做泥水工的师傅,让我父亲去跟着学,那时候砌墙用的不是我们现在的水泥砖或者是红砖,而是土砖。听父亲以前介绍说过,这土砖是用泥土和稻草和在一起,在大晴天的时候用模子印成一块块的晒干后就可以砌墙了,但是要是遇到阴雨天气的时候那就前功尽弃了,父亲也跟我讲到过一家在做这个砖后还没晒干封存就下起大雨了,这样真实“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您恨铁不成钢

当时我父亲学这门手艺的时候,可以说是一波三折,村里很多人嘲笑他,说他没有这个天分、比较笨,根本学不出来,这样闹得有师傅不敢带他,但是我父亲最终还是学完出师,并且后来经过自己钻研,最终成为了我们那边远近闻名的师傅。之后在信用社、在粮店、在政府大院,都有我父亲的足迹,以一条自编训谕“身稳嘴稳、到处好安身”走完一生!

轮起手里的杖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父亲跟着别人到处包工,在工队里常充当的是工长和施工员的角色,深得包工头们的喜欢。村里有一个我叫伯伯的人,据我妈妈介绍说他之前也带我父亲做过工,所以称之为师傅也不为过,他经常跟我聊起以前和我父亲一起共事时的一些事情,不知道是恭维还是别的,基本上是口口称赞。特别是在他们共事于襄樊的那些日子,看的出来的确是蛮怀念的。

我幼小的心

父亲是1984年和我母亲结婚的,一年后便有了我,据爸妈以前介绍,那个时候我的确是家里的一个“活宝”,天天跟菩萨一样供着,在八十年代时最流行的“麦乳精”我是一罐又一罐的吃,那时候的彩照我是一张接一张的拍,记得我几岁的时候还常翻出来欣赏我幼儿时的模样,有妈妈抱着我的、有爸爸抱着我的、还有的是我一个人照的,大概有二十多张,经过年轮的转换,那些照片目前只剩下两张了,不知道是老天眷恋我们父子还是怎么的,恰好一张是我母亲抱着我,一张是我父亲抱着我……的确,看照片上我小的时候确实挺胖的,但不是道为什么后来慢慢的瘦下来了,以至于后来有人说我就是一天一头猪都吃不胖的。

总觉恐慌

婚后的父亲并不是那么的清闲,有了儿子的陪伴,还有那么多的徒弟的事情要操劳,另外就是家里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要处理。我父亲一生最值得我崇拜的地方就是不赌博,无论别人怎么劝、怎么哄他都不会去凑那个热闹,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直至去世!

高压之下的反抗

时隔一年半,我家二弟出生,他出生唯一比我幸运的就是,落地就踩着的是襄樊的土地,所以之后我和他一直把襄樊比作是他的第二故乡!一家四口在襄樊住着,也给父亲增加了不少的负担,猛抽烟、猛喝酒我想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起来的。

青春叛逆的张扬

大概是在88年左右,我们一家人搬回了红安老家,具体的住宿情况我那个时候也没有完全开始记事,后来也没有向长辈们去打听,但是我唯一知道的一点是我家的那栋楼房是我们全村第一家做起来的,没有分家的时候做的也就是我爷爷奶奶的财产,后来由于兄弟分家,那套房子被分给四叔家了,而我们一家就挤进了后来之前是圈牛的一间小房子里,老二和父母亲一起,我则是在晚上就上爷爷家去睡觉了。就在那个比较狭小的空间里,老三出生了,那时候正值计划生育抓的比较紧的时候,具体是怎么抗过来的,我也就不得而知了。一家人的吃饭问题,更加使得我父亲日显苍老,生活的窘迫迫使他不得不四处奔走。

逃开您的束缚

1990年大概是在秋季的时候,我家搬进了新房子,正是那个时候我们村里家家户户都会种烟草,就在我们帮忙扎烟草叶准备送进烤房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惊喜来了,父亲推着一辆重庆牌的二八自行车回来了,车后面绑着一个纸箱纸,等父亲搬进家里拆开后才知道那是太电视机,银光牌的,在九十年代初期的农村,有台电视机也算是个小奢侈品,就那台电视机一放就是十七年,直到父亲去世他想让我们看彩电的梦想都没有实现……

曾是我的梦想

就在1992年我七岁的时候,父亲送我去上小学,后被校长以什么不及龄而被拒绝接收的时候,我看到父亲恼了,但是校长搬出什么条条框框出来后父亲就没什么办法了,因为大家都是这样。相信同龄人有遇到过我这种情况,因为那时候是7岁才算足龄,而我刚好是出生在那一年的下半年,所以也就被拒之门外了!

远离父亲流浪

我没读过学前班,而且我爸妈都是不识字的,第二年上一年级后特别是数学跟不上来。记得有一个下大雨的晚上,我做数学题有一道我爸妈都认为很简单的数学题我都算错了,父亲很恼火的一巴掌拍在我的头上,那时刚好能够上桌子的我额头一下子就碰到桌子边角上,顿时血都止不住,一向视烟如命的父亲那个时候拆了两盒烟丝给我止血,最后愣是被他给止住了!那时候都是我自己上学和放学,就在那个第二天父亲亲自送我去学校了,还跟老师说叫多照顾一下,是头天晚上不小心摔了的,当时的我不能理解,过了多少年后,我终于知道父亲的用心良苦了!

历尽世间沧桑

大概是一年级没学好的原因吧,本来上二年级的我后来留级了,跟我一起留级的有十几个,那时的父亲又去学校闹了,老师说出具体原因后我父亲又罢了,本来上学晚的我在后来的一年级里还真是个老生了,在班里也混了个班委当着。让父亲倍添了一份喜悦,因为我读第一个一年级的时候,被人嘲笑过“不是读书的料”!

为人父母时

当时的学校从校长到教师都跟我父亲很熟,因为学校教室是我父亲承包建设的,所以我也沾偶尔父亲的光,成了学校老师眼里的一个小明星!那时学校的校舍虽然是瓦房,但是是修葺一新的教室,宽敞明亮!

才彻悟父爱的衷肠

记得有一次是放完电影后,我等不及了,连电影设备都没搬完我就把教室门锁了,后来是追到半路拿的钥匙。(这个可能你会不明白,学校比较简陋,没有一个像样的礼堂,白天也不能在外面放,而当时就我们那个教室比较大,就刚好可以利用起来了!)之前父亲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我早上能起那么早去上学,后来他终于明白了,我管着教室门的钥匙,而且全班同学就我一个人有的!父亲当时就叫我第二天不要去学校开门,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告诉我的是承包学校的钱,村里一直没有结账在拖欠,想利用这个来催一下村里。现在想想这是现在普遍存在的现象,直至去年我家还有一张两千的欠条没结清,要不是我使用了点手段估计那些做官的还是不闻不问的!

您的身姿曾挺拔如青松

1994年我读二年级的时候,是同村的古老师带我们班,数学和语文都是他一个人教,那个时候我学费交交的比较晚,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学校采购的数学书居然不够,每天上课的时候还是和别人共用,甚至用手抄!那个时候可能是年幼的我不知事,就因为那个原因严重影响了我的数学成绩。在一次学校说交什么勤工俭学费用的时候,刚好家里有点困难,父亲那个时候都是给村里做工程,现款基本上是拿不到,所以我要交到学校的钱也就是一拖再拖,直至最后我调皮了说不读书的时候父亲就开始着急了,当时他吓唬我说跟他学手艺,想想我那时候才九岁啊!后来我还是折服了,把凳子搬回学校去了,为了那本书,父亲又去学校吵了!之后就把我要上交的钱免了几块才罢休。说起这些,虽然名为义务教育,但是基层根本都执行不了,连教材不够这样的荒唐事情都能出来!

如今却弯曲似弓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