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请温柔以待

作者:情感专区

---题记

    生活,一半是回忆,一半是继续。

岁月,淡去,留下依稀的摸样,你却清晰如初。

    生活,就像一桌宴席,终究有散的一天。从此,你退出我的世界,我寻求我的未来。

时光如雨,我们都是在雨中行走的人,找到属于自己的伞,朝前走,一直走到风停雨住,美好明天。陆小曼,娓娓道来。

  有的时候,会觉得这个世界冷酷的近乎有些残忍,但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残酷也造就了世人凉薄的心。

又是一季秋,又是一季秋尾,秋风萧条,秋雨冷凉,秋虫呢喃。天空不再高远,云朵不再轻淡。抬眼望去,满目的雾气。近处,行人匆匆;远方,北雁飞南。无论风中,无论雨里,都不会停留,或许是听见冬的序曲了。

  “没有人生性凉薄,原本都有一腔热血,只是随着现实的层层逼近,直至内心一片荒凉。”这是现实,也是真理,鲜有例外。

就这样,静立在秋的末梢眼见时令走向冬首,总会生出某些情愫,或者凄冷,或者无奈,或者沧桑。这个季节的冷,终究是避免不了的,否者何来冬眠一说呢?

  岁月无欺,只是人为本身迷惑了自己,也蛊惑了世人,以为“生命是场永不散场的盛宴,才会在曲终人散后有微微的惆怅。

看路边的野草,逐渐枯黄,落叶飘零,旋转成堆。宿命?归宿 ?风儿迷茫:岁月无情,行人匆匆,客过无痕。望着远方,思绪瞬间被扯的很长,很疼……

  花开花落,岁月无常。在历史的长河中,不免会有离人的惆怅,分隔两地的思念,但只要心有一片海,这些便显得微不足道,人生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在路上有比这更艰巨的任务,可是为了达到目的,不得不去努力适应。我们只是人海中的小沙粒,既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那就试着去适应。

她从那个并不遥远的年代走过,读过私塾,尚未解放的中国,满目荒芜,可是她的父母却是拥有百十亩土地的富农,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天真的少女何等的幸福!在大跃进的年代里,家里的土地被收交集体,父母相继被饿死,她被大伯家收养。到了婚嫁的年龄,她走进了我的家里。父亲当时是大队里的干部,整天忙着工作,家里的大事小事都落在了她的肩上。吃食堂,挣工分,还有照顾多病的奶奶爷爷,可想而知多累。屋漏又碰上连阴雨,那一场呼啸迩来的洪水,淹没了村庄,房子没有了,过着颠簸流离的生活。洪水过后,重返家园的人们,盖房子,修篱笆,父亲是个不顾家的男人,于是这个家由她一手打理。房子,终于建起来了,一个七八口的人挤在了一起,这里成了她一生的牵挂!

  就像原本全身是刺的女孩儿,经过岁月的磨砺,收起了一身刺,变得内敛,温和。后来,你会知道,原来这些都是自己内心想要的,我们只需要去适应这个规则,努力地去变成自己最好的模样,遇见最好的人。

就这样,走过了冬,迎来了春;经历了夏,走进了秋。四季在轮回,她生命的年轮增加着,风雕刻着皱纹,雨侵蚀着容颜。曾经娇艳的花容,如今已斑驳陆离;曾经如花的月貌,今昔早已沧海桑田。时间无情,岁月无声,她老了,老的步履蹒跚。她老了,老的儿孙满堂,时间有情,岁月静寂。她属于这个红尘,而且一直走在这个红尘里,然而她终究是这个红尘里的过客!

  回忆是伤,心口如一日的被回忆折磨,蚀骨的痛,却也痛的无畏,因为那是回忆啊,若是连回忆都没有了,变成了一张白纸,那之前的经历又算什么?

有人说,幸福是在别人的眼里,快乐却在自己的心中。看着她深邃的眸子,心疼地问她:您幸福吗?她微笑着说:你们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散便散了,我无惧,就像我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更不是厚此薄彼。我只需要我的回忆,能证明我曾经的经历,就够了。

她迷失了自己吗?读着她那纵横交错的皱纹,心被撕扯的很疼:树木有年轮,人的年轮在哪里?在心中吗?

  凉薄也有好处,不是吗?

安宁说,你的心,是我去到世界尽头还想再回来的地方。

图片 1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