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的半径与圆心

作者:情感专区

有父爱的地方,就会有温暖,灿烂的阳光。

一段半径儿时它很短很短它总是绕着圆心转个不停渐渐地圆心累了,半径长了但是它仍是牵着半径不停地转只为画出更大的圆它用苍老使半径学会成长用沉默让半径感受温暖用一切让它最疼爱之人享尽最芳华之景它只为半径无论半径多长它都牵着,牵着

爱是一门艺术吗?如果说爱是一门艺术的话,那就要求想掌握这门艺术的人有这方面的知识并付出努力,或者爱仅仅是一种偶然产生的令人心荡神怡的感受!

三本厚厚的学术着作是一个触动,封存已久的记忆逐渐开启了:如火如荼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杂乱而又如饥似渴的阅读,火星四溅的激烈争辩与不眠的思索……当 然,重温众多昔日的理论故事,人们的兴趣肯定有所转移。哪些当年未曾意识到的问题开始进入视野,并且指示出另外一些思想方向?

澳门新葡新京,亲爱的父亲,好多次了,女儿都想给你写一封信,但我怕文字的分量之轻无法承载父爱的厚重,怕絮叨的诉说会打破长久以来父女之间的默契:爱,是语言无法表达得了的。可女儿还是想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地诉说,哪怕听众只有自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鲁枢元先生邀请 为他的三卷本学术文集作序,我的确略感意外。我的心目中,鲁枢元先生亦师亦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文学将我们召集到了一起。我们均是《上海文学》杂志 社理论栏目的作者。那个时候,频繁的文学会议如同一个又一个节日。指点江山,臧否人物,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这种岁月犹如我们共同的精神青春期。鲁枢 元先生长我几岁,通常是文学会议的重点人物。他身躯魁梧而思虑缜密,观点前卫而表述谦和。这不仅是他卓然成家的基本条件,而且,这种兄长般的形象始终葆有 特殊的魅力。九十年代之后,文学急速撤离社会的精神高地。当年的文学信徒顿时如同散兵游勇,相当一部分人马逐渐为大大小小的学院收编。二十年左右的时间, 我与鲁枢元先生天各一方,几乎不再晤面,但是,至少在思想的舞台上,我们仍然知道彼此的方位。

您是圆心,我是半径。而再大的半径,都还得绕着圆心。自小到大,在您润物细无声的呵护中成长的我几乎忘记了您已慢慢变老。就在昨天,在走近您的那一刻,我才蓦然发现,您前额的皱纹竟如刀刻般分明。奔波劳碌的岁月在不知不觉中使您的背驼了,腰弯了。驼得几乎成了沉甸甸的一座山,弯得简直化作了一把黑黝黝的弓……

我之所以愿意接受邀请,首要的原因是——来自二 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交情。那个时候,我们的交往主题即是文学。围绕着文学,我们相互信赖,长幼平等,不拘礼节,不论贵贱。即使目无尊长或者口出狂言,没有多 少人斤斤计较。至少在我与鲁枢元先生之间,八十年代的默契仍在延续——晚生后辈给文学兄长写一篇序言算不上僭越。

我低着头,任您一脸的岁月风尘碰落我眼眶里打转的泪珠。

当然,接受鲁枢元先生邀请的 另一个原因更为重要:对话的愿望。我知道仍然有一些思想伙伴星罗棋布地分散在四周。我们对于世界的观感如此相近,说不定哪一个时刻就会听得到同声相应。同 声相应意味的是激赏、商讨、辩论、引申,这是一个思想阵营的联络方式。重读鲁枢元先生的理论文章,精神逐渐摆脱了休眠的状态,各种思考的片断开始闪动、汇 聚,众多启示纷至沓来,并且渴求交流。某种发言的冲动愈来愈明晰。鲁枢元先生将这些理论文字命名为“跨界研究”——看到这个总标题的时候,我终于明白自己 想说些什么。

岁月匆匆,时光会冲淡人的记忆,童年的许多往事都逐渐模糊不清了。但您所施恩给我的爱却愈发地清晰而一次次地在梦里萦绕,挥之不去……

鲁枢元先生在一篇论文之中提到,他的“跨界研究”曾经遭受非议。一些人认为,轻率地将心理学、语言学或者别的什么学科带入文学研 究,可能玷污学科的纯洁性。文学只能是文学。动不动就打开文学的门户放入一批异己,文学研究必将面目全非。显而易见,鲁枢元先生对于这种主张不以为然。洋 洋洒洒的旁征博引之后,鲁枢元先生对于“跨界研究”做出了口气委婉然而信念坚定的辩护。

沉浸在父爱里的人,是多么幸福啊?不能忘记,儿时的每一个傍晚,劳累辛苦了一天的您总爱一手抱着我,一手拿着书聚精会神地阅读。于是,在潜移默化中,您塑造了一个同样嗜书如命的我。

在我的心目中,“跨界研究”从未成为一个问题。一种观 点的正确或者错误,决不是因为援引了哪一个学科的知识。论证一个命题的时候,任何学科均有资格给予支持。一个对象隐含了许多层面。漂亮与否诉诸美学,健康 与否诉诸医学,跨越不同的学科又有什么奇怪?追溯历史,人类知识的学科分类并不是来自某种本质主义的规定。知识与权力的关系,某种意识形态运作,知识的分 蘖与交汇,这些均可能成为学科的起源。学科的范围不存在神圣的规定。如果历史驶入另一个阶段——如果传统的学科框架成为进一步认识的遮蔽,人们没有必要效 忠于某种“学科领土主权”而拒绝敞开边界。许多学科的疆域始终游移多变。从一个学科内部的积累到多学科交叉导致的视域调整,从社会需求的浮动到学院建制的 改变,这一切均有可能成为重新勘定学科版图的理由。例如,现今文学研究已经与三百年前大相径庭。对于许多人再三捍卫的文学学科,“跨界研究”已经屡次发 生。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