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相思不曾闲

作者:情感专区

《乡 愁》

  一场雨,淋湿了记忆的窗;一片叶,落在心中的路上。我行走在落雨的秋季,一个人走走停停,看路边风景无数,寻找曾经留下的满是心痕的足迹,那一片片飘落的枫叶,透着一丝凉薄的气息,轻轻掩住那幽径。或许,岁月的尘沙已掩埋曾经的足迹,尘封已久的往事却还在落叶中呼吸,那些褪色渐黄的诗句,被封存在昨日的月光里,氤氲着一程山水。

席慕容

岁月总让人感伤,往事总让人回味,生活却从来不曾教会我留住过往。人之所以悲伤,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而更无法面对的是有一日,记忆,就这样消逝过去。“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纳兰性德在秋风劲吹之下吟咏着,整个身心全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大概,秋天就是这样一个令人触景生情的季节吧!看枯黄的树叶纷纷扬扬地飘进飘落,心头便更添一层秋意,不禁感伤地怀念起,那个只存在于记忆中的遥远的故乡。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还能依稀记着茅屋袅袅升起的炊烟,母亲远远的呼唤,父亲温暖的双手,奶奶劳作的背影,这些场景依然在梦中。大凡从农村走出来的人,都会怀念他们的村庄。村庄,就像一颗千百年的参天大树一样,祖先在这片土地上扎下了根,后人们就是枝枝叶叶,我们就是它的叶。其实这是根脉,由根脉而衍生出了命脉、文脉、情脉等脉系,便使村庄更加充盈、灵动起来。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在农村,房子都是常见的四合院,活动的面积很大,所以几乎每户人家都会养几只鸡、鸭、鹅……这些家禽不仅可以把我们吃剩的饭菜解决掉,到了过年过节还可以省下一笔买肉钱。我家也经常养鸡,奶奶还专门为鸡公鸡婆们盖了两层楼——鸡舍。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鸡窝里的公鸡“喔-喔-喔”地引吭鸣叫起来,一只鸡叫了,另一只也跟着叫,最后便是一整个村庄的鸡,很是热闹。人们屋子里的灯都三三两两地亮了,伴随着隐隐约约的谈话声,过了不多时,河岸边拍打衣服的声音,淘米煮饭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鸡窝门掏鸡蛋,之后撒一把麦粒在地上,看着一群鸡争先恐后冲出鸡窝,脖子一伸一缩,“得、得、得”地不停啄食。在农村每户人家都会有自己分配的田地,我们家的都是我奶奶在耕作。有时春种秋收的忙季,奶奶会带着我下田,看着脚下,这是属于奶奶的土地,奶奶的希望,甚至灵魂都铸刻在这里,她喜欢这片土地。从秋播、春锄、夏收,奶奶都小心翼翼,生怕哪个环节做的不到位影响收成。冬天,奶奶总是期盼着,期盼着一场纷纷扬扬的雪,哪怕是下得不够厚、不够透。炎炎烈日,在田埂上休息的奶奶和她脚下的土地一样沉静。有时,她把擦拭农具也当作歇息,渴了便停下来喝两口水,汗水沿着皱纹曲折蜿蜒下来,从下巴滴落进泥土,留下深深的一点印记,但是,每当凝视着眼前平展了的几十垄像面包一样的麦地,脸上的皱纹舒展了。我在一旁帮帮小忙,玩玩耍,抓抓虫子,皮肤也晒的黑黝黝的,没有城市女生的秀气。农村的生活总比城市的自由,也快乐很多,这是我在搬进城市以后的感想。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地怅惘

    在我上高一那年,突然有通知要拆掉我们的村庄,重建崭新的公寓大楼,我们被迫舍弃我们的村庄,奶奶离开了属于她的土地,鸡也被变卖掉了,曾经冬天取暖用的灶头也拆了,我们搬进了空荡荡的别墅,心中就感到有一种失落感。城市人的生活较农村人的生活是有很大区别的。城市人当时髦的非得时髦,每每漫步在城市的每一条大街小巷,总是被嘈杂的人流和车鸣以及乱七八糟的声音包容,让人不能安生。每走一段路都需十分的小心,没准儿就被来来往往的行人撞个满怀或者被踹上一脚,而乡村的静像是专门为乡下人准备的。从那至今,我们也都慢慢融入了城市生活,但远离了自己的村庄,还是会有一种不痛快,是灵魂深处对养育我们的村庄渴望和叫嚣吗?经过曾经的村庄,废墟变为了一座座别致崭新的大楼,这一切都是陌生的,冲击着我的视觉。我透过大楼,看见我们的村庄,仿佛它还存在于世,它的每一个角落都清晰地印刻在我脑海中。我最怀念的,还是那个生活过感情最深的村庄。 文/王妍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别离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我从诗经里走来,清雅,潇洒,挽一轮明月,携一缕清风,寻找那采薇的女子。

你在何方?杨柳随风飘逸,宛如你的长发,舞动一生缠绵。用整整一个下午,静对一池秋水,直到暮色苍茫。南山的菊花开了没?一滴清泪,滚落脸颊。残阳如血,看平湖里,一叶孤舟,划动千年的寂寞。何处故园秋?只这样一颗秋心,漾动寂寞的笙箫。临水听箫,一轮明月,数株斜柳,便有无穷诗情画意。

床前明月,似霜不是霜,举头深情一望,低头无语相思。谁是我的故乡?我又是谁的故乡?只这一把雏菊的冷香,淡淡,清冷地沁入心脾,透了骨,冷了心。他乡明月,异乡客,佳节近,亲人何故?音书绝。常忆年少登高,野菊开满山野。茅檐低,溪声远,苍山横,极目,楚天阔。

心,是一张旧时的地图,缓缓打开,便是满纸云烟,唐时的风,宋时的雨,秦时明月,明清江山,一一呈现。情,是一张遗弃的网,网里残破的旧梦,带着水声,冷冷的,流过被岁月废弃的城。秋已深,夜微凉,一片片黄叶,随风飘舞,在天空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湖边的长堤,悠远而漫长,漫步其间,宛如走进了绵远的时光隧道。堤岸,新栽了很多树木,有名贵的针叶的杉树,阔叶的樟树,古老的裸子植物银杏,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树木,让这片本是田园的河畔,多了点现代园林气息。河堤缓缓伸入湖中,俯身,可以伸手摸到水里的丝藻,清冷,澄澈,偶尔可见游鱼的影子,亦可以看见鱼而跃出水面的潇洒。秋云似烟非烟,似雾非雾,就这么濛濛着,迷幻着。

拈一朵野花,看花朵流出的泪。多少国破家亡,世事兴衰,凝聚成一滴泪,在花心里,滚动。草木也有心,砂石亦有情,只是懂的人自懂,不懂的人,费劲心机,也无法读懂一朵云的心思。想那放出连天烽火,只为博取红颜一笑的君王;想那写了一生,却无法寄出的情书;想念一朵花,一辈子,寂寞开落。刹那,永恒。人生不过呼吸间,刹那太长,刹那太远,不如静观一朵花开,一只蝶舞,美丽着,相思着,就是一生。

僧庐,寒灯,夜,不眠。人生不过是一场孤旅,最后的路还要自己去走。看一朵蒲公英,静静随风,渐渐飘散了身形,远了,淡了,散了。你我都是天地过客,如花,如叶,如云,如水,如一粒沙,一点尘,就这么聚了,散了,不知何处是故乡,不知何处是归路。

今生只愿做一个禅者,闲云野鹤,不为人留,潇洒于天地之间。

日历翻过一张,又一张。沿着慈母手中细线,寻找千年万年的乡愁。每个人,不过都是一个游子,用一生的缠绵来思念,母亲温暖的怀抱。时光的针脚,在我们身上密密走过,我便千疮百孔。无尽的思念,写在风中,写在雨里,写在夜的深处。那一份深深的乡愁,隔着千山,隔着万水,隔着千年万年的烟云,夜夜袭来,如海浪涌上岸滩。

澳门新葡新京,《乡愁四韵》

余光中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那一朵云,可从故乡飘来?那一缕风,可从故乡吹来?那一只大雁,可从故乡飞来?远远捎来,故乡的消息。独坐窗前,寻找关于故乡的文字。故乡那一株桂树,开也未开?淡远浓郁的桂香,芬芳了我的文字,留连在游子的梦境。多少少小离家,老大方回。多少乡音呢喃,如在梦里。儿时的玩伴,都成了陌生的大叔,幼时的情人,都远嫁他乡。唯有围过来的儿童,用怯生生的眼神望着我,依稀可见父辈的模样。原来生命,就是一场轮回。

攀过旧时的岭,翻过旧时的山,靠近那一抹心跳,有一点情怯了。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旧时的情,旧时的爱,旧时的恋,都如流水,远了,逝了,只留下,这或浓或淡的回忆,唯美在时空深处。不敢问,不敢看,不敢想了,就让这记忆,酿出醇厚的老酒,醉了这迎面而来的西风吧。

山路远远斜着,在青山之外,在青山之中。扁舟懒懒横着,在绿水之外,在绿水之中。红尘渡口,有多少人可以平安泅渡,有多少人就此沦陷,有多少人,在未了的情缘里苦苦哭泣?潮水涌来,洗去了深深浅浅的脚印。也许,再前进一步,就海阔天空了吧。也许,再坚持一下,就会风正一帆悬了吧。海上生明月,一雁飞过,天空没有痕迹,却留下了哀鸣。掀开夜的黑,寻找黎明的曙光。打开记忆的罐子,寻找旧年的雨雪,我要泡茶,就着这天凉好个秋!泡上明月,泡上江风,泡上湖光山色,与君共醉三千场!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